你知道嗎?加國人這天都穿橘衣 只因一位女童

Phyllis Webstad
Phyllis Webstad童年照片。(圖/Orange Shirt Day - Every Child Matters臉書)

6歲的Phyllis Webstad在第一天上學時,興奮地選擇了一件橘色上衣,然而這件新衣卻被無情地脫下,之後再也沒有看到過。事發於1970年代初的加拿大,Webstad是家中第三代入讀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威廉斯湖鎮(Williams Lake)寄宿學校St. Josephs Residential School的原住民女孩。



Phyllis Webstad
Phyllis Webstad反抗種族主義和欺凌,並用橘色展開宣傳。(圖/Orange Shirt Day - Every Child Matters臉書)

當時他只是個孩子,並不知道出生於原住民家庭,意味著要被迫接受一個毀滅其身份的教育制度。長大後Webstad在一份聲明中說:「橘色一直提醒著我,沒有人關心我的感受,我覺得自己一文不值。我們所有的孩子都在哭泣,沒有人關心。」從1880年代至1996年最後一間寄宿學校被關閉,加拿大寄宿學校迫使約15萬原住民、因紐特(Inuit)和梅蒂(Metis)族的孩子,參加由教會經營的機構,以便「從孩子開始滅絕印第安人」(take the Indian out of the child)。原住民兒童在寄宿學校普遍遭虐待問題,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在一份《加拿大的文化滅絕》的調查報告中,指出寄宿學校制度抹去了整整七代印第安人的族裔認同,是加拿大歷史上黑暗的一頁。



Phyllis Webstad
Phyllis Webstad反抗種族主義和欺凌,並用橘色展開宣傳。(圖/Orange Shirt Day - Every Child Matters臉書)

委員會成員在報告中提到:「至少有3200個被送進寄宿學校的孩子,再也沒能回家。死亡的學生中有幾乎三分之一連名字都沒有登記,有四分之一沒有登記性別,有將近一半沒有記錄死亡原因。這裡面的屈辱,極度的悲哀,父母的創傷,你們能想像嗎?」至於Webstad,她花了整整40年時間,重新找到自己的身份,反抗種族主義和欺凌,她的標語是「每個孩子都重要」(every child matters),並且用橘色展開宣傳。

2013年9月30日,Webstad組織了首個橘衣日(Orange Shirt Day),以示加拿大寄宿學校對幾代原住民家庭和社區造成的傷害。此後的每年9月30日,加拿大人被要求穿上橘色衣服,以示支持。Webstad說:「當我在寄宿學校時,我並不知道自己的歷史。」現在,她感到十分高興,因為從學校到商家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此活動,表示支持理念。

Orange Shirt Day - Every Child Matters


C2QtmGq1PxthSxTbLAL3yUFjgi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