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点全球开放大胆另类职业


职业诱捕者:这是一名职业“狐狸精”工作时的状态,她们一般都会根据不同目标的喜好做足准备功夫。当然,衣着暴露、性感十足是男性目标最喜欢见到的。过去,日本主妇们对丈夫的出轨或暴力只能忍气吞声,而如今很多人都会勇敢地“飞掉”他们。近年来,一种全新的职业在日本兴起:职业“狐狸精”,当有人跟配偶过不下去又不容易离婚时,就会雇佣她们来勾引自家老公。而这些勾引人也会十分敬业,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会去做。她们过着双重生活,外表看上去像是秘书,而实际上却是最新潮的日本“职业勾引人”的一员。


美女试睡员:顾名思义就是试睡酒店,体验酒店的服务、环境、卫生、价格、餐饮等多个方面,比如床垫软硬、空调冷暖、网速快慢、下水道是否畅通、淋浴水流是否过大等等,调查后根据自己的感受写成报告,交给公司后在网上发布,为众多网友提供借鉴。此外还需要收发、回复用户信件或问题,不定期接受媒体采访;维护个人博客,分享第一手酒店图片与影片等。


臀部清洁工:提到相扑手,大家一定非常熟悉,因为他们那庞大的身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由于相扑手身体肥胖,手臂很难达到后背和臀部,所以进入厕所方便完毕以后,擦拭有些困难。在以前,这项工作就交给了相扑学校低年级的学生了。但是鉴于人的基本尊严,日本政府多次禁止了这种行为。不过现在为了钱愿意做此事的人也大有人在。


代孕母亲:珍妮弗·坎托是美国亚拉巴马州亨茨维尔的一名外科护士,她喜欢怀孕的感觉。她并不是非要“拥有”肚子里的孩子(坎托已经有了一个女儿,名叫戴利娅,而且不打算再要一个),她只是喜欢小生命在自己体内一天天长大的感觉。她的体形非常适合怀孕:六英尺高,健康、苗条,髋部较大。正因为如此,她替代不能生育的克里和莉萨夫妇怀孕,剖腹产下一对健康的男婴。坎托怀孕期间,有陌生人问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时,她总是调皮地回答:“哦,他们不是我的。”这给她带来了一种莫名的乐趣。


安全套试用员:安全套试用员必须是18周岁以上的人,申请成功后将会得到公司赠送的价值60美元的安全套产品,不过你需将使用心得如实反馈给公司,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嘛。


性爱辅导老师:莎拉和杰夫是一对相识多年的情侣,20年年间,莎拉曾和3323位男子发生过性关系,年龄最大的对象包括76岁的老爷爷,而杰夫也曾和2162名女性发生过关系,年纪最小的只有19岁。莎拉直言不讳地表示,她和杰夫除了分别和客户发生性关系,也会在事后继续和客户“互动”,帮助他们解决心理和生理上的障碍,每个疗程会持续4至8周,每次约两个小时,收费从150至300英镑不等。莎拉说自己和杰夫就像是性学医生一样,通过和客户公开讨论、自我愉悦、加上古印度秘宗的动作带动,以帮助客户“在卧房里更有信心”。


陪酒女郎:韩国国税厅曾公开了韩国各行业从事人数和平均收入。结果显示,韩国的娱乐场所女性从业人数众多,年报还首次公布了韩国女性娱乐场所工作人员(俗称“陪酒女郎”)的收入水平。韩国国税厅的年报显示,在酒吧等营业性娱乐场所工作的女性人数达13.9904万人,她们一年来获得的报酬总额为1.91515万亿韩元,人均收入达 1369万韩元(约合8万元人民币)。而据韩国统计厅的统计,2009年韩国20岁以上50岁以下可劳动的女性人口达799万人,据此计算,每60名可劳动的韩国女性中就有1名“陪酒女郎”。


性治疗师:英国一名叫马尔·西蒙的女子称自己是一名性治疗师,并称自己在23年间和1500名男子做过爱,帮助他们解决了遇到的性问题,这些男子大部分都是别人的丈夫或男朋友,但她强调自己不是“妓女”,而是一名提供专业性治疗服务的“代理性伴”,这样是在帮助别人。


比基尼洗车女郎:在莫斯科有一座洗车行,推出了比基尼美女洗车服务,你只需要花费1000卢布,就能享受到比基尼美女对你的爱车无微不至的关怀,如今在中国上海也有这样的服务。


猛男按摩师:只穿紧身短裤的猛男,手上擦满精油,为趴在按摩床上、几近全裸的女性按摩,这可不是“牛郎店”,而是台北首家标榜为女性服务的猛男SPA。日式猛男风袭台,2008年6月,台北夜生活多了个新行业。按摩师Tony爆料,来这儿按摩的许多女客都会毛手毛脚,但按摩师得要有惊人的定力,甚至规定工作时不能有生理反应。